啾哩红茶

_(:ᗤ」ㄥ)_这个号大概是不会更新了,开个小号重新做人(?)

突然发现皮皮善的旧装是被烧过的痕迹……
和园丁日记对上了??

真的很像……克利切呢……

甜饼

甜饼

这是什么?打着伞的青年蹲下来,看着纸箱子中的一团黑色布料,然后从中探出一个小小的猫脑袋。

“是被抛弃了吗?让克利切带你回家吧。”

——

“我亲爱的克利切,你带了什么东西回家?”带着高帽子的绅士无奈地盯着湿淋淋的克利切和他怀中护地很好的小花猫。

“杰克先生,这可不是东西,”克利切踢掉湿淋淋的鞋子,脚上新换上的拖鞋若即若离地挂在他的脚上,“这可是生命!”被称为杰克的男人不太高兴地将那被踢的东一只西一只的湿鞋捡回来,“我当然知道。”

“知道啊,”克利切从浴室里探出脑袋,然后顺手接住了杰克扔过来的鞋子,“知道就不要对它动手啊,混蛋杰克。”

“……”杰克觉得克利切果然是自己挚爱的人,连自己的想法都知道。“我认为让它变成标本会更不错。还不用喂食呢。”“休想!”

“好啦好啦,听你的。”那人无奈地去仓库寻了一个松软的垫子,去冰箱拿了一盒牛奶然后拿到厨房去热。顺便做了姜汤。

当他准备好一切之后,克利切才抱着已经看不出是什么物种的小猫走出浴室。半干的发丝黏在脸上,让他觉得不自在,于是便伸出手去将那不听话的发丝撩到耳后,裸露的锁骨上还附着许些水珠。

真没有自觉。

“姜汤喝了,”杰克皱着眉接过小猫,把它放在垫子上,“要是感冒了,我就把它做成标本。”克利切不满地拿起碗,皱着眉咽下温热的姜汤,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这姜汤的味道还不赖。

“嗯,这才乖。”杰克抿着嘴微笑着,手揉了揉那人还未干的软发。“等下喂完小猫给你吹头发。”

“哦。”他心不在焉地回答道,眼睛时不时瞟向杰克怀中的猫。

“噗……是想亲自喂嘛……”杰克暗金的双眸倒映着对面那人微红的脸。手中湿哒哒的小毛球抬起头,小小的叫了一声。

“就是啦!”被杰克猜透心思的克利切红着脸,有点生气地瞪了那人一眼,还是接过来小猫和不知哪里来的奶瓶。

“……这个哪来的……”

“以后养孩子要用的。不过现在急着用,之后再买一个吧。”

克利切反手将肩上仍搭着的毛巾扔到杰克脸上。

“克利切说过了多少遍啦?克利切不会生孩子!”

——

月光下,绅士在床上那人的额头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

顺便把那只伏在自己爱人怀中的毛团放在客厅的抱枕上。

小猫不满地喵喵叫着。

“不许叫。那是我的位置。”




暑假快完了,作业还未写完……
只好拖更了qwq
随缘更新

神的饲养【2】

神的饲养【2】

克利切在第一周表现得很乖。

除了在第一次关于进食时有剧烈的反抗,现在基本是不会做出太大的反抗举动。

当然,都是假象。

克利切有些呆滞地盯着窗外,那是灰蒙蒙的天空,可惜他试过了,那些该死的玻璃根本砸不动,钥匙也没有,而且这大概是五楼,即使他再身手矫健也会受很大的伤。

“想出去吗。”哈斯达摸摸他柔软的乱发。

“嗯。当然。可惜你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让克利切走的。”克利切看似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句,目光却从窗外转移到哈斯达的腰间——

哈。一串金闪闪的钥匙。

拿到就可以出去了。他心中升腾出一股欣喜,转而消逝。

但是这里是哪里?在不认识路的情况下怎么跑出去?要是又被抓回来呢?

思考地很认真的克利切丝毫没有注意到哈斯达带着笑意盯着他的视线。当然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计划大半是被他猜出来了。

————————————————————————————

克利切咽了咽唾沫,小心地伸出手,探向床头柜上的钥匙串。

似乎一直在睡着的哈斯达嘴角微微上翘。

好了。钥匙串到手了。克利切不禁暗自窃喜,很快就可以逃出去了……

太顺利了。他犹豫了几秒,还是蹑手蹑脚地走出哈斯达的卧室。

那人觉得没必要再继续装睡下去了。

克利切站在大门前,手指有些微微颤抖,这扇门之后就是自由。

他摇摇头,想摆脱接下来就要遇到的问题——是指迷路。要是再有第二扇门,而且还需要别的钥匙才能开的话……

突然,一只略显冰凉的手搭在他肩上。那力气几乎要把他的骨头碾碎了。

“嗯……汝,在做什么?”他周身的寒意让克利切有些害怕。

“是要逃跑吧,擅自出逃的孩子会被惩罚。”哈斯达脸上的笑意越加浓厚,但他只觉得可怕。

————————————————————————————

不顾那人用尽全力的反抗,他将那人双手用领带紧紧捆住,然后把克利切扔到床上。

“这是……克利切的领带……你这个………”那人还试图挣扎,但是还是被狠狠按住后背,无法动弹。

“等…你、你在做什么?!”仅有两层布料的身下被迅速剥开,挂在小腿上,紧接着冰冷的手指贴上臀瓣,并没有什么动作。

“惩罚。”他听到那人轻描淡写的回答。“放心,不会做太过的事情。”

惩罚?是要打……??!!他又不是小孩子,被这样对待当然是生气的很。

不等克利切再次反抗,臀部就已经被狠狠地抽了一下,留下一个红色的手印,被抽打的部分也变得麻木了,下意识地向前爬去,想要躲避接下来的“惩罚。”

“真是不乖。”曾经的神明微皱眉,召唤出触手来按住他,然后又毫不留情地在那雪白的臀瓣上添了几个红色的印。那人浑身颤抖着,火辣辣的

但是没听见克利切的声音。

他十分不满于这个。此时可怜的克利切紧紧咬着下唇,双眼的视线最多也只能触及到面前雪白的枕头和床单。

哈斯达没能如愿以偿地听到自己期望的声音,也无心继续了,但是这样的惩罚也不会让他长记性,下次还会继续出逃,说不定哪天就真的逃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缠上了他,他努力不去想这些。“惩罚”就这样草率地结束吧。

抽打不再继续,克利切既侥幸又担心那个“不可名状者”是否会改变主意。

——

后来呢?克利切的双手被拷上铁铐,脚腕处也被挂上镣铐,略长的锁链连接着脚边的铁球,然后被丢进了一开始被抓进来的地下室。

哈。甚至没有一开始好。克利切自嘲地想着。后面似乎还隐隐痛着,让他联想到刚刚的“惩罚”。不过那还是有一点用处的,起码他现在是想离开也没办法了。

看来还得找时机。克利切侧躺在房间仅有的床上,心里暗暗计划着下一次的逃脱。

————
之前其实写了大半,然后因为要补课所以就遗忘了它……不过总算是填了坑了(^ρ^)/
@梦见一条小红鱼
感谢催更【?】

好不容易攒了1000金币,希望能抽到慈善家的海盗远望者qwq

完美世界

完美世界
(1)杰社

“皮尔森先生,”戴着面具的高瘦男人放下手中的瓷杯,长而锋利的指刀敲在杯壁,发出清脆的响声。“我们真是完美的组合,不是吗?”

“对、对,非常完美,杰克先生。”而一旁戴着贝雷帽的男人漫不经心地应付几句,手中攥着的报纸几乎被揉烂了。

“怎么?”被称作杰克的人挑挑眉,伸手轻易地夺去了那人手中几乎要被撕烂的纸。

“啊。有点麻烦啊。”杰克看着报纸上他与那人的背影,不禁感叹道:“警察其实还很聪明的嘛。”

“所以呢,我想干完最后一票。”他摘下帽子,随手扔在桌子上。“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且我不需要更多的钱。”

“好吧,我亲爱的“朋友”,克利切。”

——

一叠一叠的钞票被扔到黑色的袋子里,克利切在心中有条不紊地数着数目。杰克靠在窗边,望着外面混乱不堪的世界。

“……好了吗?”杰克将视线转移到腕上的手表,分针一点一点地移动,将近午夜11点了。

“嗯。”克利切低声回应道。“不过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房子的主人至少在凌晨1点才能回来。”杰克抬起头,带着笑意的双眼扫过克利切的脸颊。

“在这里稍微休息会儿,好吧?”

真是讨厌。克利切皱皱眉,这话的意思他听懂了。这么无理的要求,他本可以毫不犹豫地拒绝的。

但是谁让他这么爱这个人呢。

“一个小时。克利切可不想被警察在床上逮到。”

——

身下人凌乱的呼吸轻轻打在自己的耳畔,撩拨着他的心弦,让杰克更想狠狠疼爱自己喜欢了很久很久的人。

一个又一个红色的吻痕装点着克利切有些泛白的脖颈,连锁骨与肩头都被留下了发红的牙印。乳粒被蹂躏,硬成一颗小石子般。

杰克瞄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快到12点了。

他看着身下已经完全被淹没在情欲之中的爱人,俯下身在他额头烙下一个吻。然后加快了下身的动作,将那有些浑浊的液体注入克利切体内。

“哈…真…真不够持久……”克利切微微眯上眼睛,身体的疲乏让他真想叫在这就这么睡上一觉。

“哈,这是在别人家,而且你不是想快点走吗?”杰克不紧不慢地反驳道,手指灵巧地扣上衣服扣子。

克利切觉得自己没理,自然也不和他继续争论这个问题。躺在床上半天才起来穿衣服。

“太磨蹭了哦。”“你以为是谁的错啊?混蛋。”

——

自那个初夜后,杰克就犹如消失了一般。还留下了多余的钱。

不过是一个临时的搭档而已。克利切这么安慰自己。然而心中总是有个声音在疯狂地喊:“他抛弃你了!”

时间一晃,就是3年了。

“皮尔森先生,…食物只能撑到明天了…”“知道了,先别告诉孩子们。我会另想办法。”

克利切也是许久没吃东西了。那些不干净的钱很快就没了——修复孤儿院,进了许多医疗设备和食物,孤儿也是越来越多……

啊,慈善家真难做。他皱着眉,咽下一块树皮。总不能就这样饿着。自己倒了,孩子们就没有其他人来救了。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念起了杰克。

那些缠绵的夜晚,那些甜腻又苦涩的回忆……名为爱的情感,在那之后的每一天都在他的心中滴下蜜糖,然后就是刀划过心脏的痛楚。

像是做梦一般,那个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需要帮助吗,我最爱的克利切.皮尔森先生?”绅士挑挑眉,看着此时正蹲坐在台阶上的克利切。眼中尽是爱怜的光。

“当然……克利切需要你……”他莫名有些难受,鼻子酸的很,眼泪也止不住地从眼眶溢出。

“嗯。”他也蹲下来,用手指轻轻抹去那微凉的泪水。

“杰克,这次克利切不想偷了。”

“嗯。不偷了。”

“克利切想和你在一起……”

“嗯,当然,举办婚礼都成。”

“不要再离开克利切了……求求你……”

“当然。就算是你想让我离开,也没有机会了。”

——

白沙街孤儿院又多了一个慈善家。

许愿克利切的海盗皮啊啊啊啊啊

诶诶!一百粉了!没想到我这条咸鱼居然有这么多粉丝,不过没截到一百粉的图qwq
大家想看什么,可以在评论区点文哦
(肯定没什么人啦)

我真不是在修仙……是睡不着……